知音網首頁 > 情感 > 情感故事 > “離婚考卷”,挽救了我的婚姻

“離婚考卷”,挽救了我的婚姻

www.04408902.com 2018-10-18 11:56:13 知音讀酷 我要評論

字號:T|T

在這段婚姻冷靜期,我始終想著納西族奶奶說的話:“我們這代人啊,東西壞了只想修;你們這代人呢,東西壞了只想換。換來換去,新的真的比舊的好嗎?”

“離婚考卷”,挽救了我的婚姻

  半年前,我第二次來到民政局離婚登記處。想想真是諷刺,三年時間里,我竟來了兩次!

  我黑著臉,等待著工作人員的例行問話、發證,沒想到一份試卷擺到我和李明面前。

  “有沒有搞錯?離婚還要考試?”心情不好,我吼了一句。

  李明沒做聲,拿了根筆,悶著頭答了起來。

  我瞪了他一眼,心里蔑視:永遠都是這幅悶頭悶腦的樣子,真是一刻都不想再跟他過下去。

  試卷有很多題,我不情愿地拿起筆:你的配偶的生日是? 你的配偶最喜歡吃?家務事是怎么分工的? 你在家庭中盡了什么責任,做得好的和不好的都有些什么?

  做著做著,我恍然發現,關于李明的很多事我都不知道,在家里我一直習慣于發號施令,再瞟一眼他的試卷,居然都填滿了。

  試卷提交后,工作人員瞅了一眼分數,對我倆說:“男方分數不錯,女方勉強及格,回家再好好冷靜一下吧,如果確定還想離再來。”

  我收拾起包,憤憤地打開門,不想,竟看到我爸媽迎面跑了過來,兩個快六十歲的人一臉焦急,我賭氣道:“沒離成,放心吧!”他倆松了一口氣。

  “走吧,回家!”我一手拉住一個,不讓李明見到他們。

  回到家,我仰面躺在沙發上。母親開始念叨:“小小,不能再離了呀,李明對你挺好的,比原來王振不知強了多少倍。你都三十四了,穩穩當當過日子多好……”

  我逃進臥室,反鎖上門。

  王振是我前夫,長相英俊又多金,滿足了女人對未來丈夫的所有幻想。

  三年前,我入職這家公司和他成為同事,郎才女貌、情投意合,相戀不足一年我們就結婚了。

  我倆都不會做飯,剛結婚時早飯去單位吃,晚飯在外面吃,偶爾懶得出門,兩個人都餓著肚子等著對方動手。

  家里的衛生只有周末打掃一次,哪里都是灰蒙蒙的。至于衣服,更是隨意塞進洗衣機轉轉了事,家里每天亂成一團。

  公公自己開公司,以承攬市政項目為主。王振為了自家的公司,經常讓我找在建設局工作的父親打聽一些內部消息。我雖覺得這樣不妥,但想到公司是自己家的,也就依從了。

  不久,紀委到父親所在單位巡視檢查,有人舉報父親利用職權便利干預市政項目招投標,紀委介入調查,父親被降職。從那之后,我從心理上怨恨王振一家,每天對王振都沒有好臉色。

  慢慢的,王振經常以加班或幫父親打理公司為由早出晚歸。

  半年后,我懷孕了。婆婆聽到消息很高興,主動收拾行李來到我家,打算長住照顧我。她說為孩子考慮我們最好分房睡,王振聽后二話不說搬到了另一個房間。

  我孕吐不舒服時,找王振說說話,婆婆說道:“他一個大男人懂什么,有事問我!”然后,找理由把他支走。

  我打電話、用電腦,婆婆在我跟前一遍一遍的絮叨:“這東西有輻射影響孩子發育,快把它放到一邊。”

  懷孕初期的各種反應讓我瘦的幾乎脫相,婆婆的種種干涉管制讓我窒息,王振回家的次數越來越少,偶爾進門也是只問一句:“孩子還好吧?”

  一天晚上九點多,突然收到好友小雅的微信,是一張王振和幾個女孩喝酒的照片,畫面很曖昧。小雅說,這是她第二次看到了,實在不忍心瞞我。我看了簡直失去理智,馬上要了定位打車往酒吧趕。

  出租車行駛一段路后轉過一個彎,前面出現一個熟悉的車牌號,是王振的車,但走的卻不是回家的路。我索性讓司機跟住他。

  半個小時后,車子在一家美甲店門口停下,王振擁著一個女人走下車。我的血液瞬間凝固。

  看著他們親昵地走進店里,我沒有勇氣下車一探究竟,馬上給小雅打電話讓她過來。

  二十分鐘后,小雅開車趕到,和她一起的還有她的朋友李明。

  我顧不上考慮什么,指著美甲店,把事情告訴了他倆。

  他們一聽,火冒三丈,跑到店前就砸門。事情果然和想象中的一樣不堪,肥皂劇中出軌捉奸劇情竟然在我的人生真實上演。

  王振見事情敗露,跑出門大吼:“你竟然跟蹤我?你發什么神經?結了婚你飯不做、家不收拾、自己亂七八糟的啥都不會,我看夠了你,還不能找找別人……我要離婚!”

  我心痛至極,婚姻中所有的美好畫面都成了泡影。第二天我到醫院做了流產手術,第一段婚姻就此了結。

字號:T|T
提示:鍵盤翻頁 ←左 右→ ,點擊圖片可以翻頁
關注我們:

新聞熱搜詞

你可能還會喜歡以下內容

編輯推薦

網友評論

收起評論

熱點聚焦

熱點視頻

圖文欣賞

1/5

精彩推薦

回頂部

江苏体育十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