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網首頁 > 情感 > 情感故事 > 我的妹妹被家暴致死

我的妹妹被家暴致死

www.04408902.com 2018-10-17 10:51:40 知音讀酷 我要評論

字號:T|T

整理妹妹的遺物時,我發現她婚前寫給黃清華的信和賀卡,疊得整整齊齊,放在抽屜里。信和賀卡上多次出現的“家就是我的一切”的字眼,看起來分外觸目。

\

  1992年的時候,媽媽生下了妹妹。那時她身體很虛弱,無力照顧妹妹。恰好當時,表叔家迫切想要個女兒,爸媽便將剛出生的妹妹過繼給表叔,取名劉雨華。

  2000年8月,表嬸病逝,兩個月后,表叔再娶。新妻子對表叔的孩子很不好,知道妹妹的身世后,就急急地把妹妹送還我家。那年,她8歲。

  妹妹回來后,父母為了感謝表叔的撫育之恩,并沒有給她改名,對她的疼愛遠超我和弟弟。可是,妹妹對父母卻始終敬重大于依賴,在外面被欺負了,也不向家里告狀。

  童年這段寄人籬下的經歷對妹妹有著怎樣的影響?她從未說過,只是順著生活的輪子帶她去往前方,不怨不爭、隱忍謙卑地生存著。

  2012年,職校畢業、在蘇州電子廠工作的妹妹,通過相親認識了黃清華。黃家在鄰村,他大學畢業后來蘇州上班。

  妹妹告訴我:黃清華脾氣非常好,撐傘提包從沒怨言,她很知足并且珍惜。

  2013年,妹妹與黃清華結婚,次年,生下女兒小暖。為照顧女兒,妹妹放棄工作只身返鄉。

  妹妹回鄉后,我工作遠在北京,我們見面并不多。通過一些報喜不報憂的電話,我以為妹妹的婚后生活是溫馨和睦,歲月靜好的。

  2015年5月2日,黃清華從蘇州回老家,想找幾個發小聚餐,妹妹幫忙聯系,她用丈夫的手機查找一些朋友的電話,然后撥出。

  其中一位名叫“小軍”,妹妹知道是丈夫的發小,就撥了出去。誰知,號碼的歸屬地竟為河南商丘,而接電話的是一女子。

  妹妹問:“我是劉雨華,這不是小軍的號嗎?”對方稱打錯了,秒掛電話。

  而同時,黃清華的手機QQ閃出留言:“怎么回事?你老婆打電話給我。”

  妹妹一驚,再看聊天記錄,兩人言辭曖昧,早已發展成了婚外情。

  妹妹拿著聊天記錄讓丈夫解釋。黃清華開始還吞吞吐吐,后來惱羞成怒,直接把妹妹拽到地上。

  當時的情形,妹妹與我說時用一句“踢我的腰、小腹”帶過。但X光片顯示,她的脊柱錯位,有三處明顯的裂痕,她在床上躺了一個多月。

  在醫院,面對我們的質問,黃清華解釋是“擔心她會走才心急下手”,哭著扇自己的耳光,發誓斷絕婚外情,然后忙前忙后照顧。直到妹妹出院,心軟地答應原諒他,他才返回蘇州。

  過了兩個月,黃清華又開始不接妹妹電話,不理她的QQ留言。有朋友提醒妹妹:黃清華與商丘女子還有聯系。

  為了讓丈夫正視問題,妹妹便把他和商丘女子的聊天記錄截圖,發到QQ空間里。

  看到截圖,黃清華惱羞成怒,專門從蘇州返回家,一回家就扇妹妹耳光,打得她全身淤青,再次住院一周。

  心情苦悶的妹妹來到北京找我,因為面對丈夫痛哭流涕的懺悔,她不知道該不該再相信”。

  我告訴妹妹:隱忍和原諒能換來珍惜你的人的感激,也能換來不自省者更肆無忌憚的傷害。黃清華顯然不是前者,我苦勸妹妹離婚。

  可在看到一個小女孩坐在兒童座椅上被父母逗樂的場景后,妹妹紅著眼眶對我說:“離婚了,小暖怎么辦?我從小就寄人籬下。我寧愿爸媽對我不好而不曾把我送走,也不愿他們后來對我好,當年卻把我送走。對孩子,家就是安全港。半路親人,再疼愛你,你也要猜他的心思,學習與他相處,家只能是一本教你感恩的教科書。”

  在妹妹的堅持下,我也有些游離:為什么我不能幫她化解危機,反而“逼”她離婚?在北京待了半個月后,我放妹妹回家,讓她為她在意的家庭再賭一把。

  然而,事情超出我的預料:那年9月,黃清華又一次動手,把妹妹打昏。

  這一次,妹妹把事情告訴了父母,但是因為黃清華后來的細心照顧,痛哭道歉,妹妹再次原諒了他。

  得知情況,我無奈、心碎、崩潰,但我知道:只有妹妹發自肺腑的省悟,才能走出深淵。

  妹妹常常強調:“影響一個人判斷的,往往不是事件本身,而是人的經歷。面對家庭矛盾,一千人有一千種選擇。”

  也是那次,妹妹告訴我:黃清華其實也很不幸。從他記事起,他爸爸總是打他媽。這種經歷令他童年時非常暴躁。長大之后,他只能努力地用溫厚和好脾氣去抑制和掩飾內心住著的那個暴虐的魔鬼。

  妹妹說:“就如同我用柔順來掩藏對愛情和命運的失望。我和他都是心靈殘疾和痛苦的人,所以,我要保護女兒,陪伴丈夫,因為只有完整、溫暖的家庭才能拯救我們。”

  妹妹從道德高度給她低到塵埃的婚姻以理由,卻偏偏忽略了現實中活生生的痛和苦。這種心靈雞湯式的自我安慰和麻醉,恰恰是現實無力的她在逃避呀。可我怎樣才能說醒她呢?

  農歷十一月底,妹妹告訴我,她懷孕了。然而,正月初三上午10點,我接到黃清華朋友的電話:“你妹妹進縣人民醫院了。”

  我們全家急忙趕到醫院。當時,妹妹頭上縫了三針,穿的毛呢外套都被血染透。

  原來上午9點多鐘,黃清華邀請了4對夫妻在家喝酒。吃完后,一人說家里還有親戚,提議散了。黃清華執意挽留。妹妹勸道:“大過年的,讓他們回唄。”一言不合之際,黃清華就抄起手邊的鐵凳子就向妹妹頭上砸去!

  眾人忙上前勸架,可黃清華發瘋似地扯著妹妹的頭發使勁朝門框上撞……客人怕妹妹和胎兒出現意外,趕緊把妹妹送進人民醫院。

  得知真相,怒不可遏的我要報警,但身邊的律師朋友告訴我:對于家庭暴力處理起來很復雜,處理不好反而適得其反,因此,除非是嚴重威脅到人身安全的行為,否則公安機關一般以教育勸說為主,起不到什么作用。我只好帶妹妹去做法醫鑒定,準備等妹妹傷好后提起離婚。

  見我們家動真格要離婚,黃家親戚都來勸妹妹,強調黃清華本質不壞,只是脾氣不好又喝酒才失去常態。

  黃清華又下跪、哭、道歉、寫保證書,然后守在妹妹的病床邊照顧。慢慢地,一直流淚的妹妹竟有了笑聲。她告訴我:她不想離婚了。我的心在流血。

  2016年正月十五,萬家團圓的日子。父母接到妹妹電話:“我馬上要做流產了。”

  原來,妹妹因頭部重傷做了腦CT,而輻射會導致胎兒畸形或智力發育不全,醫生建議流產。妹妹同意了。

  媽媽趕去醫院,但妹妹的病床空空的,護士說黃清華突然給妹妹辦理了出院。

  媽媽聯系妹妹,才知道黃清華以人民醫院住院費、手續費太貴為由,已將妹妹轉到婦幼保健院做了流產手術。結果,因為腦部有傷,妹妹在流產手術過程中還流了很多的血。

  雖然我對妹妹生氣到極點,但終究放不下牽掛。晚上,我和妹妹視頻聊QQ,面容浮腫的她自嘲:變雙眼皮了。

  她告訴我,她覺得公婆日常對兒子的寵溺,對她和黃清華影響非常不好,所以,她出院后想到外面租房住。

  一直隱忍的妹妹也知道改變了!我欣喜地與她商量,她現在身體弱,不如先讓媽和小弟接回自己家休養一段時間,再慢慢找房子。

  不想,25日晚上9點多,弟弟突然接到一個公安朋友的電話:“你二姐出事了,快去看看。”弟弟匆忙趕往醫院,見到的竟是已經死亡的姐姐。

  當時,黃家沒一個人在現場,倒是來了一輛火葬車,若不是弟弟出現,他們已把妹妹拉走,而黃清華和父母的電話全部關機。

  我第二天一早從北京趕到醫院見到了可憐的妹妹:太陽穴被打塌了,臉腫著沒血色,脖子上幾道淤青,氣管和喉管都碎了。

  醫院的監控錄像顯示,下午5點25分,黃清華來到病房。不久后,病房里傳出男人暴怒的吼聲。6點01分,黃清華離開病房。

  此后,護士進病房,然后驚恐地跑了出來。她說:“劉雨華全身蓋著被子,我掀開看了一眼,發現她臉都青了,嘴角流血,脖子上有傷。”

  后法醫鑒定顯示:妹妹“系他人扼頸致機械性窒息而死亡”。

  當晚,黃清華到公安機關自首。

  是什么導致了悲劇?!我們全家怒不可遏。事后,黃清華舅舅稱:“還是因為流產。”

  黃清華父母因為兒子頭胎是女兒,對妹妹懷孕寄予厚望。他們認為,劉雨華只是皮外傷,就不該做磁共振;即便做了,也可以再觀察幾個月,不一定要流產。

  當天,黃母就罵兒子管不住老婆,“大過年的,惹出許多事,孩子也流產”。黃家鄰居認為,黃清華離開家時非常氣憤,這可能是他到醫院出重手的原因之一。同時,妹妹始終無底線的忍讓令黃清華也沒有絲毫顧忌,下手也越來越狠。

  整理妹妹的遺物時,我發現她婚前寫給黃清華的信和賀卡,疊得整整齊齊,放在抽屜里。信和賀卡上多次出現的“家就是我的一切”的字眼,看起來分外觸目。

  我一直認為隱忍、懦弱的性格,是妹妹悲劇的元兇,但其實,是妹妹的價值體系出了問題。

  在她的心里,愛情婚姻家庭是大于一切的存在,是她的人生價值,作為個體,她是沒有人生內容的,這才導致她低到塵埃,泣血挽留這個早已不值得留戀的家。

  我的傻妹妹就這樣走了。黃清華服刑了。

  心痛的我將小暖接回父母家來撫養,我一定要給這孤苦的孩子我全部的愛,讓她在一個愛的環境里長大,讓她長大以后知道,做一個女孩不僅要有愛,更要有底線。

  編輯:知音讀酷

  本文為知音原創文章,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字號:T|T
關注我們:

新聞熱搜詞

你可能還會喜歡以下內容

編輯推薦

網友評論

收起評論

熱點聚焦

熱點視頻

圖文欣賞

1/5

精彩推薦

回頂部

江苏体育十一选五开奖